冷cp爱好者,墙头巨多,爱吃官配,即使要拆也绝不黑官配。掉坑要谨慎,因为我缘更|・ω・`)

【亚赫】到世界去

创新作文
题目也是主办方给的
没过初赛(可以想见有多差)
可能OOC
如果你还愿意看下去的话
———————————————————————————
(一)
“这是第一座亚历山大里亚。”亚历山大随意地倚在露台的栏杆上,眺望着远方,手臂向东方一挥,“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亚历山大里亚。”
亚历山大和他麾下的将领们站在灯塔,整个城市的最高点上,俯瞰着这座城市。
“当然。您想要占领的土地总能被占领。”托勒密的语气里满是崇敬。眼前年轻的帝王继承了马其顿,统一了希腊,甚至击溃了大流士,现在又占领了埃及,被尊为法老,而他甚至才二十四岁……
克雷塔斯叹息:“我从来没想过马其顿的疆土能有这么大。”
“它还会更大。”亚历山大笃定地道,视线转向极东,“会一直到亚里士多德说过的,世界的尽头。”
“印度?我怀疑能否真的打到那里去。”喀山德望着远处。
一时间没人说话。
“我是阿蒙之子。”亚历山大最后说。
赫菲斯提安终于开口了:“是的,你是太阳神之子。凡是阳光能照射到的地方,皆你所能踏及之处。”
亚历山大转过身来。他的金发反射出灿烂夺目的光,他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使他全身笼罩在一种神性的光线中,宛如神祗降临。
“赫菲斯提安。”

(二)
“赫菲斯提安。”
赫菲斯提安抬起睫毛:“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的眼瞳在阳光下闪着动人心魄的神采:“刚刚亚里士多德讲了希腊各城邦。我想,等以后统一了希腊,我们就可以随意来往。到时候,你想去哪?”
赫菲斯提安思考了一会儿:“或许是雅典……不过国王这么快就要统一希腊了吗?”
“不,我想他还不会……不过等我长大了,我会拿着我的利剑去的。”
“可你离能上战场的年龄还有很久。”
“我已经跟得上行军的速度了。”亚历山大反驳他,“很快我就能战斗了。别小瞧我。”
赫菲斯提安盯着对方尚且稚嫩的面庞:“到那个时候,你父亲早就统一希腊了。”
亚历山大满不在乎地道:“那就去征服别的地方。”
“说到别的地方,”赫菲斯提安的眼神移到了亚里士多德放在地上的世界地图,“我对波斯倒是很好奇。雅典卫城正是波斯人烧毁的,不是吗?”
“世界那么大,不可能都是波斯,那么波斯之后是什么呢?”
“波斯在马其顿的东方,而过了波斯一直向东走,再折向南,能到达世界的尽头。”亚里士多德注意到了两个孩子的窃窃私语。他拿着棍子,从马其顿开始,向东画出一条折线:“从这里穿过小亚细亚半岛,就是波斯。波斯占了已知世界的五分之四。从它的都城波斯波利斯出发,向东走到达兴都库什山。再折向南边到这儿,就是印度,已知世界的尽头。”
赫菲斯提安的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面:巍峨的绵延的群山上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积雪,苍鹰从山巅俯冲而下;山下的平原一望无际,群马奔驰而过,扬起滚滚尘沙……
他回了神,低声地道:“真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我以后一定要去看看。”亚历山大说,“神话里的许多英雄,像赫拉克勒斯和阿喀琉斯,他们都去过那里。印度,世界的尽头。”
“你一定会成功的。”
“你呢,赫菲斯提安?你会跟我一起吗?”亚历山大向他偏了偏头。
赫菲斯提安觉得,他的眼睛里盛满了狄奥尼索斯的酒液,其中对新世界的渴望与热切让他沉迷。而他无法拒绝这种沉迷。
“我会。帕特洛克罗斯什么时候不和他的阿喀琉斯一起呢?”

(三)
托勒密抚摸着墙上的金饰:“要是把这里的财富都分了,我们每个人都会像国王一样富有。”
波斯波利斯确实极尽奢华。宫殿门柱上的狮身人面像栩栩如生,穹顶上镶嵌着宝石,殿上的王座由黄金打成,宫女们的服饰花纹繁复。
“不,”亚历山大冷静地反驳他,“还有一部分要划作军费。”
“那么,”帕曼纽问,“你还要继续东进了?”
“是的,我们会一直向东,深入亚细亚,沿途征服和教化蛮族,一直到印度,让更多的疆土划入马其顿的版图。”
帕曼纽沉下了脸:“将士们不会再想前进了,亚历山大。我们得到了那么多的财宝,都想回到马其顿去享受我们的财富和名誉。我们不能因为你荒诞的愿望就以身赴险。”
亚历山大拍拍他的肩膀:“金钱和女人已经腐蚀了你,帕曼纽。当然,如果你执意,你可以负责辎重运输。那样你就有足够的机会享受你想要的东西了。”
托勒密站出来缓和气氛:“嘿,我们可以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今天晚上会有一场狂欢,为什么不做好准备享受它呢?”
亚历山大这时也微笑了起来:“不了,我想先休息一会儿,晚上再参加宴会。你们去吧。”
“我也不去,”赫菲斯提安说,“我还要安排军队、官员和晚上的宴会。”
将领们得了许可,欢呼着向大流士的收藏的方向去了。亚历山大转向赫菲斯提安:“留下来陪我说会儿话。”
两人穿过空荡的走廊,来到花园。一路上,赫菲斯提安望着沐浴在阳光中的亚历山大,等他开口。
“你知道吗?”他终于说话了,“他们怀疑我这样做是不是对的。他们不懂得我。他们无人向往远山。”
“我怕我是孤身一人,赫菲斯提安。”
“不,你不是。你还记得亚里士多德给我们讲课的那一天吗?他说马其顿以外有更广阔的世界。我原以为它只会在我想象之中,但你带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雪山与苍鹰、平原与群马……你实现了我的梦想。”
亚历山大长久地静默着。最后,他终于舒了口气,笑了:“不,是我们的梦想。”
他们并肩站着,看太阳渐渐西沉,将整个波斯波利斯笼上了一层殷红的色彩,让它看上去像是在燃烧。

(四)
他们躺在草坪上,一同看着天边玫瑰色的晚霞。赫菲斯提安含糊地说了句什么,亚历山大没听清。
“你说什么?”
“我说,”赫菲斯提安不得不重复一遍,“我家那边的晚霞和这里的不一样,但我更喜欢这里的。”
“为什么?”
“大约,因为在这儿,有你陪我?”
亚历山大笑着坐了起来。他仰望着霞光,突然道:“既然在马其顿的不同地方,看到的晚霞不同;那么世界各地的晚霞,与马其顿的也不一样吧?”
赫菲斯提安也坐了起来:“你还在想今天课上亚里士多德说的话?”
“嗯。大概不仅是晚霞,其他景色一定也不一样。比如树。亚细亚的树会更高吗?叶子会更软吗?树干会更粗吗?”
“据说波斯连树都很少。”
“那也只是听说而已。没看过怎么知道?”
“我的阿喀琉斯,你真的要去印度?”赫菲斯提安双眼发亮,浅色的眸子在晚霞的映照下流光溢彩,而亚历山大在其中看到了和他内心相同的,对大千世界的向往。
于是他说:“会,我们会一起去,我的帕特洛克罗斯。”
赫菲斯提安站起来:“很晚了。我们出发吧?”
亚历山大一跃而起,冲赫菲斯提安眨眨眼睛:“去印度?”
一丝兴奋攀上了赫菲斯提安的眉梢:“去印度!”
“来比比谁先到!”

(五)
赫菲斯提安顶着猛烈的山风,登上山找到了亚历山大。
“赫菲斯提安,”大风将他的声音吹得有些缥缈,“我几乎不能相信,这里就是兴都库什。”
“我相信,因为这里的确是。”赫菲斯提安走上前,与他并肩而立。
“来过这里的皆属众神。此地原本只有神曾踏足。”
“可你不是神。你来到了这里,亚历山大,是因为你作为人的愿望。你想到世界上看看,而你做到了。”
亚历山大张开双臂:“亚里士多德说过,站在这里,能看到我们的故乡马其顿。但我什么也看不到。我想,他也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亲眼看过,如何知这世界何阔?”
赫菲斯提安道:“不过我们现在知道了。”
“传说此处唯有神曾到过……若我们回去,会不会被尊为神?”
“史学家大略不会这么写吧。”
“那他们会怎么写?”
赫菲斯提安笑笑,伸手在空中画出一条折线:“马其顿的国王亚历山大,带领着一支军队,征服和探索了世界,到达了世界的尽头。”
亚历山大握住了他的手:“和赫菲斯提安一起。”
他们安静下来,不再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世界在他们脚下展开,直到天际。

(六)
    两个少年大笑着冲下山坡,夜色在他们身后晕染。晚霞的余晖温柔地笼罩着山丘,而少年们向着天边的落日的光线奔去,奔向他们向往的崭新的、广阔的世界。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阿帕不同框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