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爱好者,墙头巨多,爱吃官配,即使要拆也绝不黑官配。掉坑要谨慎,因为我缘更|・ω・`)

【阅读体】那东西叫同人文吗?(3)

参与人物: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  麦格  阿不福思  斯内普  雷古勒斯  纳西莎  小天狼星  丽塔  德拉科  哈利  罗恩  赫敏  卢娜  乔治  弗雷德 

原著向,CP都是官配,布莱克兄弟和韦斯莱兄弟自由心证

总而言之是一个阅读同人文的故事。

致敬hp阅读体及光球体开创者柠檬大大
  
Chapter 3
  雷古勒斯比较冷静,手里柠檬水的水面都纹丝不动:“请问五十问是什么?”
  火球的话语里透着不怀好意:“一个问卷调查而已...

【亚赫】到世界去

创新作文
题目也是主办方给的
没过初赛(可以想见有多差)
可能OOC
如果你还愿意看下去的话
———————————————————————————
(一)
“这是第一座亚历山大里亚。”亚历山大随意地倚在露台的栏杆上,眺望着远方,手臂向东方一挥,“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亚历山大里亚。”
亚历山大和他麾下的将领们站在灯塔,整个城市的最高点上,俯瞰着这座城市。
“当然。您想要占领的土地总能被占领。”托勒密的语气里满是崇敬。眼前年轻的帝王继承了马其顿,统一了希腊,甚至击溃了大流士,现在又占领了埃及,被尊为法老,而他甚至才二十四岁……
克雷塔斯叹息:“我从来没想过马其顿的疆土能有这么大。”
“它还会更大。”亚历山大笃定地道,视...

【阅读体】那东西叫同人文吗?(2)

参与人物: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  麦格  阿不福思  斯内普  雷古勒斯  纳西莎  小天狼星  丽塔  德拉科  哈利  罗恩  赫敏  卢娜  乔治  弗雷德 

原著向,CP都是官配,布莱克兄弟和韦斯莱兄弟自由心证

总而言之是一个阅读同人文的故事。

致敬hp阅读体及光球体开创者柠檬大大

@耐药的金葡菌 的《最后一封信》
@悬空之日 的《遗物》
用了二位授权的文章哦

引文部分用【】标出

Chapter 2

  “我们一定要...

【双道长】我亦飘零久

我亦飘零久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题记
  
        白雪观观主对宋岚说,宋岚,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傲了。要知道过刚则易折。你此番下山,为师没什么可告诉你的;唯有这句话,切记切记。
  宋岚回答,弟子谨记。
  我知道宋岚记住了。我也知道宋岚不会听。
  宋岚下山时立下志愿,要尽己之力,除魔歼邪。下山后也果如所言,每次一遇到邪魔外道、魑魅魍魉,大多是一剑斩杀,干净利落。渐渐地他有了一个“傲雪凌霜”的外号。宋岚第一次听到时不置可否,但我不期然地想起了观主的话,过刚则易折。
  也许那时我就预料到了他的结...

大概懒到了一种境界
连码都懒得打
表示我是产了粮的只是懒而已

【万圣节】不给糖就捣蛋

多cp一次写完
万圣节发糖
————————————————————
1.宋晓
“宋岚哥哥!开开门!”
宋岚打开门,便看到一身女巫装的阿箐……和一身女仆装的晓星尘。
“Trick or treat!”
宋岚:“……”
“宋岚哥哥!快!给糖给糖!”
晓星尘笑着道:“阿箐硬要拉我来的。”
宋岚转身进屋拿了一把糖:“进来坐坐?”
两人赶紧进了相对温暖的屋子。
宋岚犹豫了一下:“星尘,你怎么……这么穿?”
阿箐插嘴到:“万圣节要装扮,我又只有一套女巫装,只好去同学那里借了一套。”
“怎么,”晓星尘笑得温柔,“子琛不喜欢么?”
喜欢,当然喜欢。
精心包装的美食,哪有不喜欢的呢?

2.王谢
一句话

今天万圣节,王遗风穿成毛毛的样子到谢

【双道】小日常

沉迷双道无法自拔
(真的是双道!教科书式的双道!)
共有四对
顺序从最冷到最热
人物是原著的,OOC是我的。
没有文笔,没有情节

—————————————————————————

1.赤逍(赤松子X逍遥子)

太乙山的风常年地刮着,松柏常年地青着,湖水常年地静着,天常年地蓝着。
他们十数年如一日地比剑切磋。
逍遥子也问过赤松子,这样的生活,不觉无趣吗?
赤松子侧头看了看他。
怎么会呢,他想。自从见到十多年前那个提剑上山的青年,他的心就被青年的那双眸子点亮,再也不会归于长夜了。

2.罡风(袁天罡X李淳风)

叹息。
“淳风,怎么了?”
“这天道无穷,我已以术数推算了千余年的运道,这卦像却仍是混混沌沌,无穷无尽...

【曲风】如何勿思

cp文,曲洋X刘正风
刘正风的箫的视角
短小 
人物是金庸的,OOC是我的
——————————分界线———————————

嗟尔君子,如何勿思。

夜已深了,主人却还凝坐在窗前,手指把玩着我的流苏。
我知道,是为了那个一袭黑衫落拓的人。

今日与他告别时,那人整了整身后的琴,含笑抱拳道:“得与刘贤弟一晤,琴箫相和,音律相交,实乃曲某平生之幸。”
主人笑了一笑,却又怅然叹道:“只是不知曲大哥一走,又要何日才相见。正风学箫数十载,只有与曲大哥合奏之时,方觉得自己在奏箫。”
“只是处理些教中事物……罢,不提这些。刘贤弟别后珍重。”
“……嗯。”

月光皎洁,泻在主人襟袖间。他微微垂眸,自语:“只是半...

© 阿帕不同框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