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爱好者,墙头巨多,爱吃官配,即使要拆也绝不黑官配。掉坑要谨慎,因为我缘更|・ω・`)

【王谢】【谢王】夏(中)

哈哈哈哈哈我装存稿的旧手机终于找到啦哈哈哈哈哈
所以以下是一份时隔n月的更新_(:з」∠)_

———————————————————————————

                          (三)
  那以后谢渊有很长时间都没见过王遗风,那个夏日无声而来飘忽而去,如一个斑斓的梦境。这三天似乎只是三百六十五天中的一个无关痛痒的小插曲。然而当半年之后寒潮到来,一群人围着一锅羊肉汤抱怨天气,接着就说到了自己喜欢的季节时,谢渊忽然就想起了半年前的那个夏日,阳光浇得整个世界都通透,青年抱着吉他,琴弦在他修长而白皙的手指下颤动,流泻出水一样的旋律,他的长发像是镀了一层金。
  谢渊夹了一块羊肉:“我觉得夏天不错。”
  翟季真嗤笑了一声:“老大,这是因为现在是冬天。明年夏天热的时候,我保证你说冬天好。”
  可人趁翟季真嘲笑谢渊的时间夹走了他筷子上的肉。
  谢渊摇摇头,“我是说那种……嗯……”他拿筷子在空中比划了两下,没比出个所以然来,“就是……五六月份,天气还不错,温度也合适,没下雨,那个阳光啊,就跟……就跟雨一样,照得树上的叶子绿得发亮。”
  跟着谢渊到这里蹭饭的穆玄英说:“谢叔叔你这比喻不对吧。雨怎么能照得叶子发亮呢?”
  谢渊:“……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吃你的饭去。”
  唐影一直默默喝着汤,这时忽然道:“老大的话是对的。”
  顿了顿又补充到:“发亮的不止叶子 ,还有人。”
  可人打趣道:“哟,小影你这是恋爱了?”
  唐影又不说话了。
  谢渊却因这话乱了一下——他刚刚想的是王遗风——于是连忙打岔:“吃饭吃饭,说那么多干什么。”
  于是这个话题就这样无疾而终。
  
  就当谢渊快忘了去年夏天那段经历时,王遗风又一次出现在了他面前。
  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地点,一样的姿势,一样的曲子。
  谢渊:“……王遗风?”
  王遗风有点意外:“你还记得我?”
  自然是记得的。毕竟神经病是稀有物种,一年也遇不到几个。
  谢渊:“啊。今年你又来?”
  “嗯。我每年都要来的,待几天就走。”
  谢渊心说怪不得你女朋友把你甩了呢,一年就见几天的异地恋,搁谁受得了啊。
  “那,我这儿管治安呢,你……”
  王遗风了然:“那我先走了,今天晚上我在这儿等你下班。”
  说完就收拾东西走了。
  谢渊:“他约我干嘛?”
  哦,上次那个故事,他就讲了个开头,这次大概是要继续讲。你说这都什么人啊,别人在网上连载,都是日更周更,他倒好,年更?
  谢渊觉得自己很有耐心。
  
  我问她名字。
  她说她叫文小月。
  普普通通的名字,我却反复在口中咀嚼。
  当真是魔怔了。我想。
  后来我们的关系渐渐近了,我叫她小月,她叫我遗风。
  我从未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唤得这样低回百转,真就像她描述的,似一段月华如练遗落于风。
  她父母双亡,自幼被孤儿院养大,阅遍世间百态,心思竟意外单纯——或者说通透。我曾经问她,我们不过萍水相逢,相交亦不过数月,何以便如此信任我?她只笑道,她眼睛虽然不大行,但心里是明白的。什么人是什么样的,她感觉得出来。
  小月啊,她的人真就和她的眼睛一般,珠玉冰雪,玲珑剔透……
  ……
  
  啊,我停了很久了吗?
  抱歉……还是失态了。
  
  

                              (四)
  谢渊不知道为什么王遗风非要拉着他讲他女朋友。
  但是他感觉得到,王遗风对文小月的感情真的很深。他讲起他们间那些故事时,眼里流淌着的都是一种他从未懂得的温柔。
  这让他莫名不爽。
  直到后来穆玄英给他科普了fff团,他才知道了自己为什么总有举起火把的冲动。
  可悲的单身狗。
  他觉得王遗风太不真实了,四年了,只在每年固定的时间出现,行踪诡秘像是童话里的精灵。而不真实通常意味着美好,因为雾里看花总是最美的。
  这天他像往年一样在花台处等人,然而天已经黑了,别说王遗风了,连风都没有一阵。他热得解开了衬衫最上面那颗扣子。
        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往常半个小时前他就该到的。
       
        他在三条街外的一条巷子里找到了人。
        王遗风被一群人逼到死角,神情有些狼狈,衬衫被汗水浸湿,但看上去没有受伤。
        谢渊松了口气,随即眯眼看向那群人的领头。
        “萧沙。”
        而混混们也终于看清了来人。
        小弟:卧槽,老大,是谢渊!我们跑不跑?
        谢渊拿出了手机:“再不跑我叫人了。萧沙,你说以你的案底,进去以后会关多久?”
        萧沙:跑!

       人都撤完以后,谢渊问王遗风:“你没事吧?”
       “没事,”王遗风也解开了最上面一颗纽扣,汗水顺着脖颈和锁骨滑落,“他们追着我跑了几条街,我最后实在跑不动的时候,你就来了,他们还没来得及抢钱。”
        谢渊看着他,无奈地道:“你今天这样也没办法再去咖啡店了……不如到我家去坐坐?我家离这不远。”
        风在狭窄的巷子里呼啸而过,让周围格外寂静。
        王遗风抬起头向他微笑了一下。
        顿时,谢渊觉得夏夜星子浩繁,苍穹如墨,都倒映在那一眼里了。
        “好啊。”

————————————TBC——————————

评论 ( 7 )
热度 ( 9 )

© 阿帕不同框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