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爱好者,墙头巨多,爱吃官配,即使要拆也绝不黑官配。掉坑要谨慎,因为我缘更|・ω・`)

【双道长】我亦飘零久

我亦飘零久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题记
  
        白雪观观主对宋岚说,宋岚,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傲了。要知道过刚则易折。你此番下山,为师没什么可告诉你的;唯有这句话,切记切记。
  宋岚回答,弟子谨记。
  我知道宋岚记住了。我也知道宋岚不会听。
  宋岚下山时立下志愿,要尽己之力,除魔歼邪。下山后也果如所言,每次一遇到邪魔外道、魑魅魍魉,大多是一剑斩杀,干净利落。渐渐地他有了一个“傲雪凌霜”的外号。宋岚第一次听到时不置可否,但我不期然地想起了观主的话,过刚则易折。
  也许那时我就预料到了他的结局。
  与此同时,另一个人在一次夜猎凶尸中惊艳了整个修真界。“霜华一剑惊天下”,当时亲眼见证的人都这么说。那人是修真界泰斗抱山散人的弟子。抱山散人有个奇怪的规矩,凡下山的弟子皆不得再重返师门,因而百年来竟是只有三人出山。按理说,这样决绝的态度应是和宋岚一样的人,却得了一个“清风明月”的美誉。

  “在下抱山散人门下,晓星尘。”
  桥头栏杆上的春雪还未尽的时候,一身白衣的少年微笑着看向宋岚。
  “白雪观,宋岚。”
  “久仰宋道长大名。傲雪凌霜,今日方得一见。”少年的眼瞳明澈,像深潭中落入了千万细碎星辰,“可愿与在下交个朋友吗?”
  他们相熟的速度令人惊讶。两个从来独来独往的身影变成了并肩而行,晓星尘也开始直接称呼宋岚的字了:“子琛,我发现你的剑的名字和你本人的性格不似。拂雪拂雪,雪一拂开,便是春日了啊,如何却傲雪凌霜了呢?”
  宋岚道:“你不也一样?清风明月,剑镂霜华。”
  晓星尘玩笑道:“不然咱们把剑的名字换一下吧。”
  “不可。”
  我想宋岚正如我的名字一般,拂开冰雪,能看见济世救人的热肠,而晓星尘清风明月的笑容里,也有着霜华般的冷彻。两人似乎截然相反,又似乎同为一体,就像一块磁石的两半,天生就该相互吸引。
  两人一人着黑、一人着白,走在市集上格外引人注目。胆大一点的小贩看晓星尘好像很好说话,便上前拉住他:“道长,买个小玩意儿呗。便宜得紧。”
  晓星尘不好拒绝,看着宋岚:“这个……子琛,你想买些什么?”
  宋岚摇头。
  晓星尘忽然看了看我:“拂雪还没有剑穗,我帮你买一个吧。”说着在小贩手中的篮子里拈了一个白色的剑穗。
  宋岚于是也买了一个黑色的。
  “子琛?”
  “霜华也没有。”
  “那为什么拿黑色的?”
  “只许你拿白色的?”
  “!……没想到傲雪凌霜宋子琛,竟也学会了开玩笑。”
  清风明月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一个太孤傲,一个太单纯。
  在这世道中,又能走多远?

  太快了,措手不及。
  宋岚不过像以前任何一次一样,携了山下的东西回观中看望师门,却不料食物中被人下了毒。封绝灵力的药,药效不过十二个时辰,但是够血洗一个道观了。
  之前,晓星尘与宋岚觉得,修道之人皆分为几大家族,互抱势力相争,不利于道的演进,两人希望能一起建立一个不问同族、不问出身的前所未有的门派。此言一出,得罪了几乎所有世家。是以白雪观周围的世界,竟在其被屠观时,无人救援。
  对方是之前被晓星尘揭破阴谋却被权贵保下的男子。他微笑着剜出宋岚的眼睛:“我薛洋虽然找不到晓星尘,但找到白雪观就很容易了。我报复不了晓星尘,却可以报复你。反正你是他的知交好友,不是吗?”
  宋岚终于握不住剑,松手任我落进血泊。
  两天后,闻讯赶来的晓星尘找到跪坐在血里的宋岚时,听到耳边冷冷的一句:“从此不必再见。”

  晓星尘负了誓言,背着昏迷的宋岚,回到了抱山散人那里。
  他把自己的双眼换给了宋岚,独自下了山。
  于是宋岚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能视物的时候,疯了一样跑到镜子前。他看到镜中的自己,有一双眼睛。
  双眼似明澈湖水,其中落入了万千细碎星辰。
  他颤抖地抚上双眼,“……星尘……”

  几个月以后,宋岚带着我下山。他逢人便问:“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白衣的、负剑的道人?”
  得到否定答案,他也不气馁,继续问下一个人:“请问你有没有……”
  宋岚想找晓星尘道歉,我想。只是当初那句“不必再见”,伤得太深;想要找到晓星尘,太难。
  宋岚仍是在人群中寻找着,“请问……”
  我觉得他好似要一直这样找下去了。
  从天光乍破找到暮雪白头。
  从浮尘未落找到韶华尽歇。

  “请问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穿白衣的、负剑的盲眼道人?”
  “咦,这位道长,你找那位道长做什么呀?”
  宋岚讶然回头。是刚刚他扶过的那个目盲的小姑娘。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或许见过,或许没见过。”
  “你知道……他在哪吗?”
  “你是他什么人啊?”
  “我是他的……朋友。”
  “嘻嘻,”小姑娘调皮地笑了,“其实我觉得你是好人,刚刚还扶了我呢,就和之前道长第一次见我一样。走吧,我带你去找他。”
  我感到宋岚几乎站立不稳,“……有劳。”

  “你看啊,道长就在前面了。”
  宋岚望向前面的小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薛洋?!
  宋岚低声问道:“星……晓道长旁边那人,是谁?”
  小姑娘撇撇嘴:“一个讨厌的家伙。道长几年前捡到了他,把他治好了,他就赖在道长身边。那么大的人了,居然喜欢吃糖。”
  “……”
  “怎么了,道长?”
  “你……明天能帮我让那人单独出来吗?别让晓道长知道。”

  薛洋走到离村外两里路的时候,宋岚握紧我的剑柄,突然直刺了过去。
  薛洋敏捷地一闪,但还是被刺中了左臂。
  宋岚冷冷地道:“你跟在他身边,究竟有什么目的?”
  薛洋眯起眼睛,懒懒地笑:“反正在你眼里,我会做的事,都是伤天害理的事。”
  “铮”的一声,薛洋的降灾挡住了我的剑锋。
  宋岚正道出身,基本功好,薛洋修鬼道,在剑法上花的时间精力要比宋岚少得多。因而一交上手,几十个回合,薛洋便落了下风。
  宋岚又是一剑让薛洋连退数步,怒声道:“你欺他眼盲,骗得他好苦!”
  “也不想想,是谁让他眼盲的。”
  宋岚剑法一乱,被薛洋反搸一式,架住了剑。
  “若不是你做出那样惨烈绝情的姿态来,他也不至于想到要把眼睛换给你。”
  “你当时是怎么对他说的?”
  “……”
  宋岚的剑越来越乱,急道:“当时,当时……我……”
  这时,薛洋突然向宋岚扔出了一把粉末,趁宋岚张口时让他吸了进去。
  宋岚被呛得咳嗽起来,降灾的剑光一闪。
  将宋岚的舌头连根削了下来。
  薛洋突然凑近,极轻极轻的问:“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
  下一刻霜华的剑刃从宋岚胸前露了出来。
  我震惊地看着晓星尘从他身后绕出来,对薛洋道:“这儿怎么会有一只落单的走尸呢?”
  宋岚的双唇无声地动了动。
  晓星尘的佩剑霜华,能自动指向走尸身上的尸气。
  原来是尸毒粉。
  宋岚拄着我,慢慢慢慢地跪了下去。
  晓星尘走上前,向宋岚伸出手,似乎要探查一下情况。
  此刻宋岚只需要把我的剑往前一递,让晓星尘触到,就能让晓星尘知道自己的身分。
  但他只是仰望着晓星尘的脸,什么都没有做。
  薛洋道:“算了吧,别看了,阿箐还等着我们回去。”
  晓星尘收回了手。
  宋岚望着两人远去的方向,渐渐阖了双眼。
  忽然,那个小姑娘阿箐从旁边的树林里钻了出来,哭着对宋岚道:“道长,我不知道会这样,我以为你能打过他……”
  她咬咬牙,向另一个方向跑了出去。

  宋岚被薛洋制成他可以控制的凶尸,放在另一间房间里。
  我被他握在手中,只是再也没有熟悉的温热传来。
  不知过了多久,宋岚突然动了。他僵硬的走出房门,挡在薛洋面前,抬手格挡。
  我与霜华相交。
  晓星尘怔在了那里。
  他从前每日与宋岚切磋,霜华和我相碰的感觉,再熟悉不过了。
  他很小心很小心地问:“子琛?”
  “子琛……宋道长……是你吗宋道长……”
  没有人回答他。
  “宋道长你说句话……”晓星尘终于崩溃了,“谁来说句话……”
  宋岚不想让他知道,就像他之前不想让宋岚知道一样。只是最终,还是都知道了。
  他伸出手,一遍遍地摸着我剑身上的拂雪两个字,手指被锋刃割破,鲜血流出,也浑然不觉。
  薛洋好整以暇地笑,“要不要我告诉你,你昨天杀的那具走尸是谁啊?”
  晓星尘覆在双眼上的白布渗出血来。他将霜华横于颈间,轻声道:
  “饶了我吧。”
  血光迸溅。

  我想起宋岚初下山时我的预感。
  相似的人,相似的结局。
  十年人间飘零,终于是两处茫茫不见。
                      --End--

其实这是安利给老师看的所以文风十分崩坏……
写的时候一周目过了很久,还没开始二周目,情节已经记不清了……
再次感谢吟昊昊帮我打出来~ @吟昊昊昊

评论 ( 16 )
热度 ( 32 )

© 阿帕不同框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