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爱好者,墙头巨多,爱吃官配,即使要拆也绝不黑官配。掉坑要谨慎,因为我缘更|・ω・`)

【道家三人组】北冥有鱼

可能OOC
非原著背景
有一点赤逍注意

正文开始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也, 一锅炖不下也。

【壹】
赤松子正准备带着他的师妹晓梦渡海。
船主满头大汗地跟他们解释:“真不行啊,最近这海上有吃人的怪物,所有人都不敢出海,您真的……换个时间再来吧。”
晓梦:“哦。”
赤松子天籁传音给她:“师妹,气势收着点。”
晓梦点点头,向船主微笑了一下。
船主溜了。
赤松子无奈地蹲下来与小姑娘平视,语重心长地说:“师妹啊,这次出来,就是为你收敛锋芒,磨练道心的。你现在这样,怎么和其光?怎么同其尘?”
晓梦说:“你不是说,把怪物打败就算磨练完了吗?”
赤松子:“……”
晓梦:“但现在你连出海的船都找不到。”
赤松子:“……”
旁边有位路人听到出海二字,顿时过来劝阻:“使不得啊!海上有只怪物,特别大!比商船还要大!您不能拿令爱的性命冒险啊!”
赤松子低头看了看“令爱”。
“令爱”这时也抬头看了看他:“师兄,我们的干粮是不是快用完了?”
赤松子:“是的……你要干什么?”
“师兄,比船还大的鱼够我们吃多久?”
“……”

  
【贰】
赤松子和晓梦站在海崖上。海浪在他们脚下汹涌,猛烈地扑向岩石,把自己击碎成无数片。
赤松子:“我问了当地人,怪物是四个月前出现的,和我们要找的相符。而且,当地人因为恐惧而攻击怪物时,划伤了它的右腹。”
晓梦:“有标记,那就好找多了。”
赤松子:“那不是致命伤,而被激怒的怪物比平时更难对付。”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们现在也找不到它。你连船都找不到。”
赤松子:“……”
赤松子:“……其实我们也不是全无办法。”
“什么办法?”
“御风。”
“那你怎么不早点用?”
“我还暂时达不到列子的境界,只能运动,不能长时间停留。”
晓梦面无表情,但赤松子感觉自己被鄙视了。
“那我们就先去转一圈看看。”
“好——师妹!师妹你干什么!”
赤松子御风接住跃下悬崖的晓梦,觉得今天出门前本应卜一卦的,说不定是大凶呢。

海面上风平浪静,连怪兽的影子都没有。赤松子看到了怀里晓梦眼底隐藏的兴奋和惊艳,兴致高了起来。他走着各种奇诡的路线,衣袂被风振得猎猎作响,仿佛书中姑射山上的仙人。大概小半个时辰过后,他问晓梦:“感觉怎么样?”
晓梦:“太快了,眼花。”
赤松子:“……”
赤松子:“……我走的并不是很快。”
晓梦:“但是我眼花。”
赤松子一瞬间觉得眼前被气出虚影来了。
但是他几乎是立即用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去。
水面迅速暗了下来,一团覆盖方圆几里的黑影瞬间冲破了海面,长啸着向天空跃起,庞大身躯所产生的阴影让阳光都暗了几分。它在空中调整姿势,以一个完美的角度入水,连水花都出乎意料的少。
几里外的赤松子喃喃地道:“出人意料……”
晓梦:“为什么?”
“我想你已经把带图的那卷逍遥游看完了吧。”
“你是说,鲲鹏?”
“可是鲲鹏不伤人。”
“这只就会,”晓梦从他怀里直起身子,“我看到它右腹的伤口了。”

【叁】
晓梦拔出赤松子腰际的雪霁。
“……师妹?!你要干什么?!”
晓梦面无表情地将雪霁刺入海面:“下战书。”
磅礴的灵力爆开,海面顿时以赤松子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掀起惊涛骇浪。
赤松子默叹一声,控制着身周的气流,做短时间的停顿。
怪物浮了上来,漆黑的眼睛盯着两人。
晓梦抬手,用剑指着它:“来战。”
接着,就在他们眼前,怪物突然消失,多了一个身着玄色道袍的男子。男子并未束发,发丝在风中披散,添了几丝张扬之意。然而他面如冠玉,眸如点漆,神意内敛,精华显乎形而不露于外,又像是内秀之人。
男子皱眉:“我与二位并无仇怨。”
晓梦摆了个起手式:“我知道啊,就是想打你,仅此而已。”
男子:“……”
晓梦又问:“如果你死了,会变回刚才那条鱼吗?”
男人:“……为何如此问?”
“你现在这点肉太少了。”
赤松子差点一个手抖把晓梦摔下去。

  
【肆】
        晓梦拎着剑就冲男人去了。
  赤松子:“……我的雪霁……”
  男人见她来势凶猛,不得已出手在半空画了一个浑圆消减冲力。晓梦此时无法借力,只好猛地向下一沉,雪霁从上挑起,挣出圈外,再向下砸向海面,借力跃起。
  赤松子看着溅起的浪,一边绕着交战中心盘旋一边替雪霁疼。
  每次晓梦刺出的剑都会被男人拨向一边,当然几次之后晓梦也学乖了,招是实的力是虚的,男人经常拨空,不得已变招。
  两人越打越快,渐渐只能看见虚影。忽然只听一声清叱,两个身影分开了。雪霁的剑尖带出一串血珠,男人捂着右肋下跪倒在海面上。
  赤松子愣了一下。
  然后晓梦就掉海里去了。
  
  赤松子把自家湿漉漉的师妹捞上来后,男人也终于缓过气来。他勉力站起,问晓梦:“如何看出我肋下有伤的?”
  晓梦拧了拧裙角,拧出许多水来:“渔民说的。而且刚刚你蹦起来的时候,我们看到了。”
  男人沉思地道:“我应当未被任何人发现过。”
  “你都吃人了,还指望不被人发现?”
  “我从未吃过人……你们不会把我当成那只蜃了吧?”
  “?”
  “我右肋下的伤,就是与它争斗是留下的。”
  “怎么回事?”发话的是赤松子。
  男人感应了一下他周围不稳的气流,问到:“你是想边走边谈,还是在岸边找个位置坐下来谈?”
  “……你嫌弃我不能久停么?”
  
 
【伍】
  “所以说,是你云游到此发现这只蜃在作乱于是为民除害但是没除成?”
  晓梦把大字形趴在海滩的大石上晒的自己翻了一个面:“就是打不过嘛,丢人。”
  男人提醒她:“若不是我旧伤在身,小道友你也打不过我。”
  晓梦嘟囔一声:“谁跟一只鲲鹏是道友。”
  “师妹,别忘了师门教诲。大千世界,万物皆灵。”
  男人微笑了一下:“此话在理。”
  “那你有名字吗?我们总不能一直叫‘你’。”
  “在下为鲲鹏化身,混沌之间,天地点化。本是无名无姓,略懂世事后便为自己起了个号。二位可唤我逍遥子。”
  赤松子也报上名号:“在下赤松子,这是我师妹晓梦。”
  “那逍遥子,我们现在就是一伙的了。你和我还有师兄一起来对付那个什么……蜃吧。”
  逍遥子笑了:“若得二位之助,实乃幸事。”
  男子眸如黑曜,唇如丹朱,神清气朗,渊停岳峙;身上衣袍随风飘拂,一派洒落之态。赤松子看得有些心驰,被晓梦不着痕迹地挠了一下才道“哪里哪里”。
  晓梦觉得自己平日里装得仙风道骨的师兄装得更加仙风道骨了。
  不过自己师兄长得本就不坏,仙风道骨很正常不是吗?
  

【陆】
  “我无法停留过久,因此是逍遥带你,他能让你不掉下去……你有在听吗师妹?”
  晓梦趴在桌上,没精打采地道:“有……那师兄你干嘛?”
  “赤松先生会为我们掠阵。”逍遥子温和地说。
  “逍遥,你不是和它打过吗?讲讲他的招数呗。”
  逍遥子的脸色凝重起来:“蜃一般会在自己身周笼一层蜃气,这层蜃气会把它隐蔽起来,并把人带入幻境。”
  “那我们要怎么做?闭着眼睛光靠感觉?”
  “我的法术可以驱散这层蜃气。事实上如果不是那天我与它交手,驱散了蜃气,渔民们根本不会发现这只‘吃人的怪物’。”
  “……那你那么凝重干什么?”
  “它在交战中也能制造蜃气,如果正中你的话,效果是一样的。”
  赤松子补充:“所以我会在外围掠阵,如果你中招了,我好冲进来救你。”
  “蜃的弱点我还不清楚,不过它虽尚不能化形,却已有神智,阴险诡谲。交战之时,多加小心。
  “届时我将化为鲲,从水下伏击,吸引它的注意力;晓梦道友则从海面上进攻,寻找弱点,争取一击毙命。”
  “好了,”逍遥子说,“还有什么问题吗?”
  “还有一个问题,”晓梦说,“这只蜃有多大?”
  赤松子问:“肯定很大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晓梦没理赤松子,继续问:“够两个人……”她看了一眼逍遥子,“三个人吃多久?”
  “……”

【柒】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逍遥子的体积是真的大。当赤松子看到下面那条巨大的鱼喷出一股气就把方圆大概一里的蜃气驱散了之后,他一瞬间觉得还不如直接让逍遥把那只蜃吃了算了。
  当然,蜃的体型也是不遑多让的。两只巨大的动物搅在一起,时分时合,像是传说中的壶峤山,随波涛浮浮沉沉。
  赤松子有些担心起自己师妹了。
  当看到晓梦拿着雪霁在蜃身上划出将近四尺的伤口时他开始转而担心自己。
  蜃嘶吼着掉头攻击晓梦,被逍遥子一尾巴抽进水里。
  “看来这个不是致命弱点。”晓梦悬在蜃上方,蜃的脊柱处四尺长的伤口鲜血淋漓。
  “若是一击无法得手,请晓梦道友速速退开。”逍遥子的声音传来。
  “啧。”晓梦身子一沉,剑锋朝着直向上冲来的蜃的头顶。
  两股力相撞,晓梦直接被震飞,滑了一道弧线,向海中落去。
  “糟糕!两人的灵力把我施的悬浮咒震碎了!”逍遥子焦急地传音给赤松子。
  赤松子毫不犹豫地御风前进,把晓梦牢牢接住。与此同时,他绕了很大一个圈子试图把晓梦送到逍遥子旁边,这样他就有机会再给晓梦附一个悬浮咒——
  蜃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它又不是傻的。而逍遥子和赤松子汇合的速度似乎比不上蜃赶来的速度了。
  逍遥子撞上了它的背。这让它在那一瞬间无法做出攻击的动作,赤松子趁机把晓梦从蜃的上方扔给了逍遥子。但在晓梦越过它背脊的刹那,蜃抓住了赤松子毫无防御的破绽,向他喷出一口气。
  赤松子跌了下去。
 
【捌】
  赤松子跌入了一片斑斓。
  他的过往走马灯一样在他身旁闪现。
  他不自觉地被那些记忆里的情感左右,但内心奇迹般地保持了一些清醒。他知道他还能保有理智,不迷失于那些情感的原因,在于他本是修道之人,情感不强烈,经历也很平淡,再加上修习了灵台守心之术。但是他目前也无法从幻境里挣脱。
  海。他看到了这片海。海上有一人破风而来,玄色道袍,墨发披散,转眼就到了他面前。
  “……逍遥?”
  逍遥子没有说话。他捧起了他的脸,把嘴唇贴近了他的眉心。
  赤松子心跳乱了一拍。
  然后,逍遥子轻轻吹了一口气——
  赤松子睁开了眼睛。
  
  逍遥子变成人形,正以幻境里的姿势抱着他,见他没事了,舒了口气,双手放开了赤松子。
  如果不是赤松子反应快,他今天还是逃不过掉进海里的命运。
  不远处被重新匆匆拍上悬浮咒的晓梦望着一看到赤松子掉下去就化成人形冲过去给他解蜃气的逍遥子,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冷漠。
  她看看赤松子,眼睛一转,转身前冲,把雪霁插入了蜃的额心。
  
【玖】
  “你怎么想到的?”回客栈的路上,赤松子这么问晓梦。
  “逍遥子解蜃气的时候,吹的是你的眉心。”晓梦毫不客气地打击自己师兄,“你怎么这么弱?你甚至都没有参与战斗就中招了!”
  “试炼的是你,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出手的。正是因为只防御,我才陷入被动。”
  “赤松道友,或许晓梦道友只是心情不好。”
  “我不接受蜃的肉不能吃这个让她心情不好的理由。”
  晓梦哼了一声。
  “那逍遥,往后你打算怎么办?”赤松子问。
  逍遥子笑笑:“不知。随遇而安便是。”
  “那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回师门。都是修道,殊途同归。”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晓梦眼睛一亮:“那我不就是师姐了?”
  “别想。师父说了你十八岁之前入门的比你大的都是你师兄师姐。”
  晓梦哼了第二声。
  不过她很快就接受了。她转向逍遥子:“师兄——你是不是也能变成鸟啊?”
  “是的。怎么,想要我带你飞?”
  晓梦点点头。
  逍遥子突然哈哈大笑,一只手抓起一个人就往上抛,然后化身为鹏,让两人落在一个宽阔的背上。
  大鹏振翅高飞,向广阔的大海飞去。
  
【完】
  
  
  

评论 ( 8 )
热度 ( 5 )

© 阿帕不同框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