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爱好者,墙头巨多,爱吃官配,即使要拆也绝不黑官配。掉坑要谨慎,因为我缘更|・ω・`)

【阅读体】那东西叫同人文吗?(2)

参与人物: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  麦格  阿不福思  斯内普  雷古勒斯  纳西莎  小天狼星  丽塔  德拉科  哈利  罗恩  赫敏  卢娜  乔治  弗雷德 

原著向,CP都是官配,布莱克兄弟和韦斯莱兄弟自由心证

总而言之是一个阅读同人文的故事。

致敬hp阅读体及光球体开创者柠檬大大

@耐药的金葡菌 的《最后一封信》
@悬空之日 的《遗物》
用了二位授权的文章哦

引文部分用【】标出

Chapter 2

  “我们一定要在这时干这种无聊的事吗?我是说,我们正在对付伏地魔,而他给哈利的时限快要到了!”
  “这倒不用担心,”哈利说,“我已经去见了他了。”
  “哈利!”几个格兰芬多一起叫道。
  赫敏看上去喘不过气来:“天哪!所以,哈利,你……”
  “这大概是一种时空截取魔法。”邓布利多说,“当我们在这个空间里时,外面的时间会停滞。”
  “所以大概我还没有死,而伏地魔也不会在我们被困在这儿时进攻霍格沃茨?”
  “可能是。”
  “那我们快开始吧,早点结束,好去对付伏地魔。”卢娜说。
        罗恩看了一眼:“这像是一封信……【致小天狼星】?”
        纸张很薄,泛着黄,边缘有些毛糙,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小天狼星饶有兴趣地说:“我挺想知道谁会给我写信……詹姆斯?”
        罗恩向下看了看落款:“不……是雷古勒斯•布莱克。”
        这个答案在大部分人意料之外。小天狼星看着雷古勒斯:“他为什么要给我写信?”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不要问为什么,不要去调查。】”罗恩读到,“天哪,这是你去岩洞前写的吗?我不知道能不能读别人的私人信件。”
        雷古勒斯也在状况外:“不,这封信不是我写的。自从……我就没有和西里斯通过信了。”
        小天狼星的重点在另一件事上:“岩洞?那是什么?”
        “不如读下去,罗恩。”邓布利多的眼里含着惋惜与一点愧疚,“我想西里斯会在后文找到答案。”
        罗恩低头,继续往下读。
        “【我希望有人能赢黑魔王,但我也希望布莱克家族能多一些人活下来,尤其是你。你现在肯定在干一些九死一生的事,不过总比十死无生的好。】”
        小天狼星看上去想说什么,但他说不出来,因为罗恩在继续读。
        “【想必你现在过得很好,我也是。我将要和我的小伙伴进行一生中最伟大的一场冒险,绝对不会比你和詹姆斯的那些高危活动差。

        你依然是我兄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你呢?】”
         罗恩停下来看了小天狼星和雷古勒斯一眼。
         “【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们形同陌路?是九岁时我们俩一起进行的一次冒险,我们都受了重伤,但是父母关注的只是你?是你去了格兰芬多而我去了斯莱特林?是你被家族除名而我成了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是詹姆斯更活泼开朗,是个典型的格兰芬多,比我更像你兄弟?是我加入了食死徒?

        其实你我明白,只是因为那件事罢了。

        我不喜欢解释,如果你不信任我,解释只是徒劳。我从不乞求别人的信任。】”
        “到底是什么事?”罗恩又忍不住停下来问。
        乔治突然出现在他身边,抽走了他手上的信纸。弗雷德在他另一边懒洋洋地说:“小罗尼,我们觉得你一点都没有阅读的基本素养。哪有读一半就老是停下来问问题的?”
        乔治理好信纸:“所以我们决定帮你读。”
        说完,两人的扶手椅向上蹿到半空,悬浮在了众人头顶两米高的地方。
        “【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你的朋友,莉莉•伊万斯。那天晚上我是去阻止他们的。就这么简单。

        你看,我理解了你对朋友的忠诚,你却没有相信我的善良,那时候我觉得我没有兄弟了。看得出你也如是想。
        今夜难得软弱一回,要是能再见到你就好了。但是还能说些什么呢,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本质上我俩真是兄弟。
        为信念生,为信念死。做一件事,自己认为是对的,就够了。

        很可能布莱克家族会有一场血雨腥风,算了,我相信其他人依然会活得好好的,至于你,不太乐观。不过反正也没什么两样。

        我恨你,你总是把我视若珍宝的东西看做垃圾,比如布莱克家族的荣誉,比如家养小精灵。我嫉妒你,虽然我在斯莱特林也有不输于你和詹姆斯友谊的好友,但我也知道,他们最在乎的依然是家族利益。嫉妒你可以和朋友来一场什么都不在乎的冒险。我也爱你,没别的,你是我哥哥,是我兄弟。我们是一样的人。】”
        趁乔治停下来换气的空当,小天狼星终于有机会问出口:“雷古勒斯……你在暗中反对伏地魔?”
        雷古勒斯听到这个名字,抖了一下。他抿了抿嘴唇,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听上去这封信是有人模仿我的口吻写的,但我不记得我与你的朋友们有什么冲突……这件事也不该被人知道。”
        “到底是什么事?”
        “【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得更好,可惜我看不到了,真是遗憾。无所谓,至少我这一生都在为信念而活。虽然开始信错了人,但是改过来就行。

        你一定会嫉妒我的这场冒险。

        你的弟弟 雷古勒斯 布莱克】”
        “到底是什么事?”小天狼星的声音有一点慌乱。
        信纸忽然从乔治手中飞起,在半空中燃烧了起来,最后燃成了一个很眼熟的火球。
        “哈利……这里只有你知道全部情况……你不准备解释一下?”火球说。
        哈利看了一眼邓布利多,后者冲他笑了一下,他才说:“呃……先从邓布利多教授带我去销毁伏地魔的其中一个魂器开始吧。”
        “魂器?”几个人同时出声。
        “其中一个?”
        哈利瞟向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低语道:“一共有几个?”
        全体静默了一会儿。
        “七个。”邓布利多说。
        “哦,”格林德沃带着恶意地笑起来,“祝你们好运。”
        其他人警惕地看着他,而阿不福思看起来要把他活剥了。火球急忙跳了两下:“不许攻击!”
        哈利的思绪飘到了那座塔上。破旧的牢房……肆意的嘲讽……狂放的大笑……绿光……
        哈利忽然不是很懂这一切。
  他简短地说了一下什么是魂器,就开始讲述他与邓布利多的经历。
        “嗯,我们来到了岩洞前……”
        那是哈利最不愿意回想的记忆之一,因此他只匆匆带过,把话题集中在了金挂坠盒上。
        “挂坠盒里牛皮纸的落款是R.A.B,我们后来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楼上房间的铭牌看到了这个名字,于是就去问了克利切……”
  小天狼星不可置信的表情持续了整个讲述过程。
  “雷古勒斯,你怎么不……”他说到一半突然没了声音。
  “孩子,我很抱歉。”邓布利多海一般蓝色的眼睛里漫上了潮水。
  “不,校长,你并不需要为此感到抱歉。”雷古勒斯终于把刚才一直粘在地板上的视线抬了起来,“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为你的选择感到骄傲,我的弟弟。”小天狼星说。
       雷古勒斯冲他笑了一下。
  “没有人关注信中关于哈利妈妈的事是什么吗?”卢娜的扶手椅升到了与火球平行的位置,她试图伸手去碰火球,但是火球躲开了。
  “这封信不是我写的,我不知道。”
  “我想那不过是模仿你口吻写这封信的人的一点编造,雷尔?”纳西莎开口道。
  “是的,没错。”火球突然说。
  “那么我们接下来要读的所有的东西,都是编造的?”卢娜问。
  “谁知道呢。”火球说,“你们准备好下一轮了吗?”
  然后它再一次变成了几张纸,落到了赫敏的手中。

        “那好吧,”赫敏英勇就义般的捋了捋鬓发,“我来读。”
  她向下看了看:“这似乎……是另一封模仿雷古勒斯口吻写的信?另一封……绝笔?”
  “看来这些确实是虚构的。没有人会写两篇绝笔。”罗恩说。
  “【遗物】,”赫敏读到,“绝笔也有题目吗?”
  “【  1980年12月11日

西里斯——

这将会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

我们上次互通音信是什么时候?两年前?抑或是更久以前?我几乎忘记了你的笔迹和你的言谈风格,但依然记得你曾写给我的那些内容,那些被母亲认为是离经叛道的内容,记得你曾劝我不要加入食死徒。

很遗憾我没有如你所愿——无论是出于家族利益还是出于父母意向,屈从于黑魔王都是我最好的,或者说是唯一的选择。我知道,你会对此嗤之以鼻,告诉我这都是软弱无力的借口,告诉我家族只不过是不堪一击的锈蚀铁笼,稍稍用力便可以挣脱。在我们一同走过的短暂童年间,你一直不遗余力地向我灌输这一点。某种意义上你成功了,我成了个不够纯粹的斯莱特林,不够黑暗的布莱克,不够忠心的食死徒。但本质上,你依然失败了——当面对家族这个脆弱不堪的铁笼子,你的应对方式是挣脱它,给予它重创,乃至彻底摧毁它。我却恰恰相反,我的第一反应是去修补它,维持它脆弱的平衡,让它短时间内不至于倾塌。

因此,你成了近百年间布莱克家最大的异类,而我成了布莱克家现有的唯一支柱。我们成了黑暗的两极,冬日夜空中两颗闪亮的星辰。我说这话绝没有贬损你的意思,恰恰相反,狮子座α星再明亮,也比不上天狼的耀眼辉芒,你我亦然如此。布莱克这个姓氏,从你出生起就注定成不了你的枷锁。准确来说,什么都成不了你的枷锁。你灵魂深处的火焰会把一切荆棘烧成灰烬,因此无论什么束缚都只会让你的生命更加璀璨。而我呢——布莱克,这个词几乎涉及到了我生命中的所有方面,它时时刻刻缠绕在我的心脏上,它是我生命和欲念。】”
  “原来雷古勒斯是狮子座的星辰啊。”赫敏轻轻说到。
  邓布利多柔和的眼神包裹着赫敏:“有时候,我想我们的分院也许有点草率了。”
  赫敏继续读了下去。
  “【当读到这一段的时候,你大概又会气恼起来,叹息于我对家族的服从之根深蒂固。然而,西里斯,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得承认你流淌着布莱克的血,被打下了属于它的烙印——请不要急于撕掉这封信,我只不过在陈述事实。你当然可以把头发留长再用普通皮筋扎起来,改装麻瓜摩托车,穿印着“FUCK”字样和摇滚乐队图案的T恤衫,但你依然能一眼认出头饰是否是妖精制作,帮波特挑选求婚戒指——他大概对克拉数和宝石意义一无所知——,以及在法国餐厅里熟练帮你的朋友点上一份蛋糕。有些东西,一旦浸染上了,就再也改不掉了。西里斯,无论再怎么憎恨家族,厌恶父母,我们到底姓布莱克。

多么可笑啊,西里斯,我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会对你说这些话,我甚至不知道写这封信的意义。要知道,当母亲对你歇斯里底叫嚷说你是个布莱克的时候,我从来袖手旁观,甚至劝她说你不属于这幢房子。而此刻,现在当一切都无法挽回的时候,我却正坐在海边的岩石上,吹着腥咸潮湿的海风,绞尽脑汁想要规劝你接受这个姓氏。海浪声和风声在我耳畔周而复始掠过,像对黑夜的挽歌,让我想起十几年前那个夏日的伦敦河畔。噢——或许你已经忘了那一天,毕竟那时我们各自才四、五岁,但那却是我记忆中最不会褪色的几段时光之一。伴着水车声和溪流声,阳光和草种汁水。具体细节已经模糊,唯一清晰的只剩下你清朗的笑声,和你凛冽如灰水晶的眼睛,还没有沾染仇恨的,纯净无暇的眸光。】”
  赫敏停了下来,她等人说话。
  令人有些惊讶的是,说话的是雷古勒斯:“我倒是觉得,一个布莱克最深入骨髓的是固执——无论他是一个斯莱特林还是格兰芬多——固执到愿意为自己认定的事物付出生命。西里斯,不论你愿不愿意承认,你始终都是一个布莱克。”
  小天狼星揉了揉鼻子:“或许现在没那么不愿意了。”
  “【说来可笑,我是个以阴险狡诈闻名的斯莱特林,以疯狂执着著称的布莱克,以心狠手辣积威的食死徒,手上血腥漫溢,身后白骨累累,我应早已忘却了何为纯真。但那双眼睛——西里斯,你的眼睛,一直存在于我的记忆里,和西里斯布莱克这个名字紧密相连,或者……请允许我这么说,和我心里仅存的一份情感紧密相连。

提及布莱克,你想到的大概是恶毒泼辣的母亲,尖酸刻薄的父亲,阴阳怪气的远房亲戚,你最深恶痛绝的纯血统论,以及无数黑暗幽深的禁闭,紧锁的房门,阴冷潮湿的地窖。但我想到的,除了这些,还有格里莫广场12号的温暖炉火,深夜你带给我的热巧克力和甜曲奇,克里切的奶油水果馅饼,以及你。

听我说。西里斯。我本以为我可以冷静地写完这最后一封信,但我现在却如坠冰窟。或许我不应该写信给你,作为一个早已与陌生人无异的弟弟,作为一个你所厌恶的布莱克。但此刻,我怀表的指针正在颤抖,漫漫长夜即将来临……我必须向你留下一些讯息,即使我知道你会把它付之一炬,可是无论如何,我希望能让我的痕迹路过你的指尖,即使是一朵火焰。正如我的名字。——雷古勒斯,狮子座α星。

恐惧吗?或许是的,但决不是对死亡,我的名字在食死徒的名单上,我曾信仰之主的最高目的就是飞离死亡,可我却是那么欢迎长眠。死神曾与我多次擦肩而过,有好几次,绿光险些将我推向了帷幕彼岸,而我竟然想要放声大笑,就像你将会做的那样。我不是伏地魔,西里斯,甚至不是他的信徒,从来不是。死亡对我来说不过是彻底没入黑暗,而黑暗一直与我同行,从未离去过。因此,如果能用我的死亡换取更多人的生命,我甘之如饴。

如果我能够成功的话——哥哥,你面对的将不再是伏地魔,而是汤姆.里德尔。原谅我只能说到这里……他遇见你时,只会是灵魂破碎的血肉之躯。

我仍然记得那句话,那句我七岁时,你为我读的麻瓜童话上的话,“每个罪人都有洁白无瑕的未来。”

……我爱你,以我洁白无瑕的未来。

别了,
雷古勒斯.布莱克】”
  “你帮到了我们,雷古勒斯。”哈利说。而小天狼星让扶手椅飘到雷古勒斯的面前,并给了他一个拥抱。
  “对不起。”他说。雷古勒斯紧紧地回抱住他。
  赫敏手中的纸张燃烧成火球。火球看着这感人的场面,贴心地等了一会儿,然后说:“大家累了吗?可以休息一下,我准备了饮料。”
  说完,火球转了一个圈,每个人的面前就都出现了装着柠檬水的杯子。
  “嘿!为什么小罗尼和乔治的水比我的多?这不公平!”弗雷德说。
  “还有赫敏。”火球补充道,“因为他们读了书,我在爱护他们的嗓子。”
  “那我们在休息时间可以随意活动吗?”卢娜问。
  “我有一个更好玩的游戏。”火球转了几个圈。
  除了雷古勒斯和小天狼星的,其它所有之前浮起来的椅子都被按回了地上,而那两人的椅子则被强制性拼成了并排的样式,上升了三英尺。
  “现在,我们来玩五十问吧!”

  
———————————————————————

  不用怀疑,这个环节就是为GGAD设的(但他们就不止五十问了)。

———————————————————————
我也不想放两封信的但lof上黑兄弟完结精品短篇很少啊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 ( 30 )
热度 ( 106 )

© 阿帕不同框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